“带不走的医疗队”带走了贫困

  2019年12月,阿不都哈力克·艾盖西(左一)在宣传传染病预防。

  卡依木·达力(右)与村民进行家庭医生签约。

  努克力·达拉甫去往对病人进行随访的路上。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卡尔巴西大叔,这两天感觉怎么样?”

  “卡依木大夫,来嘛来嘛,先坐下来再说。”

  6月14日晚,夜幕降临,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以下简称“塔县”)瓦恰乡卫生院副院长卡依木·达力来到昆玉孜村73岁的贫困户卡尔巴西·先比家中,回访病情。一进门,卡尔巴西就迎了上来,两人盘膝而坐,开始畅谈。

  “卡尔巴西大叔,这次血压数很正常,小药箱里降压药还有吧?”卡依木口中的小药箱,是塔县政府为每家每户居民发放的,里面有各种常备药。说罢,卡依木收起血压仪,熟练地打开了卡尔巴西家中的小药箱,开始更替过期药品,增补常备药……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近年来,塔县各级部门集中力量,深入推进健康扶贫力度。从拿药怕花钱到治病全免费,从小病难出门到医生走上门,同卡尔巴西一样,生活在帕米尔高原的塔吉克族群众都切身感受到健康扶贫春风的阵阵暖意。

  卡依木的电话成了当地农牧民的“120”

  放大地图不难发现,塔县所在的帕米尔高原东麓,恰好是天山、昆仑山、喜马拉雅山等一众山脉的交错之处。县境平均海拔4000多米,高寒缺氧、风沙强劲,虽有“云端上的县城”美誉,但过去一直都是集少、边、穷于一体的深度贫困县。疾病则是横亘在塔县脱贫攻坚道路上的最大障碍。

  身为土生土长的塔吉克族本地郎,卡依木一直怀有要为家乡医疗卫生事业助力的心愿。2016年,从新疆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他拒绝了许多家条件更为优渥的医院抛出的“橄榄枝”,毅然决然地回到瓦恰乡卫生院工作。

  牧民习惯游牧,从乡卫生院到最远的牧场,二三十公里的山路,完全要靠双脚,光在路上就要耗费将近10个小时的时间,有时甚至还要露宿野外。

  尽管基层医疗机构条件较为艰苦,但这难不倒卡依木治病救人的赤子之心。4年间,卡依木扑下身子,徒步走遍了瓦恰乡所有自然村和冬夏牧场,看大病、做检查、送新药,乡里的家家户户都曾留有他的身影。“虽然基层工作条件有限,但能回家为乡亲们看病,再苦再累我也心甘情愿。”卡依木说。

  2016年,帕米尔高原上响起了“脱贫攻坚冲锋号”,塔县党委、政府正式向压在几代农牧民肩上的“看病难”问题宣战。

  要想看好病,首先得能“看得上病”。走进瓦恰乡卫生院大院,最吸引目光的,是紧靠在院墙下停着的一辆辆摩托车。“这可是不亚于呼吸机的宝贝啊!”去年,县政府为保障困难群众能及时就医,特意为各乡镇卫生院医生配备了一批摩托车代步。“有了这些宝贝,现在看病路上花费的时间能比原来少一半咧!”卡依木笑着说道。

  根据塔县卫健委的统筹指导,2018年,卡依木带领5名同事自行组建了一支“家庭医生”服务团队,与4个村子的贫困农牧民建立了契约服务关系。一旦有治疗需要,病人只需一通电话,团队医生便会随叫随到。

  也正是因为这一举措,卡尔巴西的性命得以挽救。

  “卡依木医生,你快过来看看吧,卡尔巴西的血压又高了,但家里没有降压药了……”2018年12月的一天,已是晚上12点多,卡尔巴西老伴儿在电话里传来的消息,让已经入睡的卡依木困意全无。

  “平时卡尔巴西家里都会放些降压药以备不时之需的,但前一天降压药却刚好用完了。”来不及多想,卡依木穿好衣服就往卫生院药房跑,冒着零下20多摄氏度的严寒,顶着寒风在夜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2个小时,等赶到卡尔巴西家中时,卡依木的脸上已经被冷风刮得直冒“肉疙瘩”。

  顾不得暖手热身,卡依木立即开始了急救工作,喂药、吸氧、听诊,一步不落,最终卡尔巴西得以转危为安。

  自那以后,卡依木便每周都要去卡尔巴西家中“上门服务”,不为别的,只为保证有充足的降压药放在其家中。“感谢卡依木医生,是他为我的生活带来希望。”卡尔巴西眼含热泪,拉着卡依木的手说道。

上一篇:田溪美景富百姓(旅游扶贫故事⑩)
下一篇:用健康扶贫赶走脱贫“拦路虎”(习近平讲故事)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